健之佳:营业收入的稳步增长与单店盈利飞速提升之谜

原标题:健之佳:营业收入的稳步增长与单店盈利飞速提升之谜   2019年7月5日,二度申报的云南健之佳健康连锁店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健之佳”)再次进入公众视野。与其他公司不同的是,健之佳申报前创始股东与高管就相继套现离场,不看好公司IPO还是另有起因?截止发稿,健之佳对和讯网的相关问题未作任何回应。   同股不同权股权多次转让或存利益输送   除了上述提及的高管与创始股东相继套现离场外,健之佳历次股权转让更是出现同期不同价情形。   2009年11月7日,健之佳对20名高管实施股权激励,将实控人蓝波将所持有的159.5万股健之佳股份进行老股转让,但价格差异极大,分为1.2元/股、2.4元/股、4.8元/股三个档。   2014年10月26日,健之佳增资扩股,利用昆明南之图、昆明春佳伟、昆明云健宏三个持股平台进行股权激励,合计入股数量109.5万股,价格8.55元/股。   2014年12月16日,健之佳通过外部机构增资扩股,苏州和益、苏州和聚融益等七家机构以17.11元/股投资,合计入股数量572万股;公司高管蓝波、张云鸿、李琦等5名高管同步增资,合计入股数量24万股,增资价格17.11元/股。   一般来说高管股权激励,同一批次的股权激励,差别在于数量。价格存在如此大差异,健之佳即使不是首例,至少也是为数不多吃螃蟹者。当然利用实控人股份进行股权激励,也有效避免利用增资扩股方式所产生的相关费用。   按相关规定,高管股权激励应与同期/近期对外募资价格应保持一致,如果存在差异,应将差价计入管理费用,健之佳此次股份支付费用应为936.225万元。   这意味着,2014年或2015年或其他行权年度,健之佳至少需要将以上936.225万元计入管理费用。   根据健之佳2017年5月版招股书,其2014年—2018年管理费用如下:   2015年,健之佳管理费用同比增幅24.13%,但招股书并未披露增幅原因,对于相应的股份支付,招股书更是只字未提。   对于费用的增加,招股书解释如下:“2015年公司新开门店143家,导致销售费用与管理费用大幅上升。2016年公司通过加强管理,实现了从规模扩张想提高管理效率、稳健发展的转变。”   和讯网在该版招股书里找到2014年—2016年股权激励费用的递延资产,分别为2.55万元、33.11万元、78.94万元。管理费用明细里并无相关股权激励费用。   和讯网查阅健之佳2019年6月版招股书,管理费用明细里涉及股权激励费用,其中2016年—2018年分别为203.73万元、218.49万元、196.02万元,三年合计为618.24万元。   存在的317.985万元股权支付费用,不知健之佳在哪一年度做了处理。   除了之前和讯网提及的创始股东张小军在健之佳申报前全身而退之外,其高管郝培林及创始股东王雁萍均在申报前大幅出让所持有股份。   更耐人寻味的是,健之佳实控人蓝波在2010年—2011年与胡渝明存在多次相互股权转让,具体转让情况如下:   根据招股书解释,2011年8月,胡渝明离职,将所持股份原价转让给蓝波。   按照招股书高管就职介绍,胡渝明2011年5月—2012年9月任中国伊顿教育集团幼儿园事业部总经理。2012年9月再次入职健之佳至今。   2014年12月,再度入职满两年的胡渝明参与健之佳股权激励,除了持股方式被调整为通过有限合伙,股权价格也水涨船高至8.55元/股,胡渝明通过昆明南至图间接持有健之佳12.5672%。   胡渝明配偶妹妹张黎萍则通过昆明诚德业持有健之佳0.4628%。   拟IPO企业高管亲属持股,多数为代持,这意味着,胡渝明合计间接持有13.03%健之佳股份,为健之佳除实控人蓝波(舒畅为蓝波配偶,合计计算)与创始股东王雁萍之后的第三大股东。   匪夷所思的是,第三大股东并非直接持股,而是选择通过有限合伙间接持股。健之佳的高管直接持股者有:控股股东畅思行财务负责人郝培林(持有196.36万股,发行前持股比例4.94%,申报前已套现较大比例),副总经理颜文(持有20万股,发行前持股比例0.50%),董事、副总经理张云鸿(持有15万股,发行前持股比例0.38%),全国发展部高级经理宫水平(持有13万股,发行前持股比例0.33%)。   以上四人持股比例均远低于胡渝明,却直接持股一方面方便解禁后退出,同时交易税费也低得多。   远高于同行的资产负债率   2014年—2018年,健之佳的资产负债率虽呈现逐年下降态势,但仍远远高于同行可比公司,即使与2017年7月上市的大参林(603233,股吧)相比,依然是高出40%之多。   资产负债率近75%的健之佳,基本上可与房地产公司相媲美。   一心堂(002727,股吧)与益丰药房(603939,股吧)的资产负债率基本为健之佳的一半。   如此高的资产负债率,对健之佳而言最大的“好处”就是利用杠杆效应提高净资产收益率。   截止2018年12月31日,健之佳银行抵押借款9680万元,其中短期借款5000万元,一年内到底的抵押借款为540万元。   货币资金—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比例高企   根据招股书,2014年末—2018年末,健之佳货币资金中其他货币资金分别为12726.64万元、11428.42万元、15,483.32万元、16,908.82万元、1,4530.34万元,占比货币资金比例分别为53.53%、55.89%、62.97%、47.29%及44.25%,且其他货币资金主要为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   其中2016年创历史新高至62.97&,之后虽有所下降,但2018年底这一比例依然为44.25%。   健之佳在此期间应付票据金额分别为24,000.52万元,28,804.21万元,31,725万元。   一般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比例,B类客户在30%左右,健之佳的银行承兑汇票保证金比例之高,要么是自身银行的信用指数不高,要么是其保证金真实性存疑。   营业收入的稳步增长与单店盈利的飞速提升之谜   2014年—2018年,健之佳营业收入由16.67亿元增加至27.6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3.49%,净利润由1,563万元增至13,269万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70.69%。   期间公司销售费用年复合增长率仅为9.88%。   2014年,健之佳门店数量为1,125家,2018年,健之佳门店数量为1,506家直营店与12家加盟店。   2014年单店年创收162.90万元,单店年盈利为1.46万元;   2018年单店年创收(不含加盟店)183.67万元,单店年盈利8.81万元。   五年时间,单店创收年复合增长率2.43%,而单店盈利年复合增长率高达43.26%。   单店营业收入增长不足3%,单店年盈利复合增长率却近45%。   一般来说,药店连锁的盈利模式很简单,赚取中间差价扣除相应的费用(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等),在中间差价变化不大的前提下,要保证盈利以43.26%的速度增长,健之佳除了少计入费用之外,似乎并无他法。   和讯网后续将针对健之佳的相关费用进行分析,看看这一家药店连锁企业如何费用控制,保证盈利能力如进入快车道一般飞速提升。 (责任编辑:DF398)